第四十七回 狮王展雄风_倚天屠龙记(成人版)无弹窗阅读-原始欲望小说网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七回 狮王展雄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七回 狮王展雄风
    当日深夜,三人已驰抵海边。赵敏骑马直入县城,命县官急速备好一艘最坚

    固的大海船,船上舵工、水手、粮食、清水、兵刃、寒衣,一应备齐,除此之外

    ,所有海船立即驱逐向南,海边五十里之内不许另有一艘海船停泊。不到一日,

    县官报称一切均已办妥。

    次日,三人到海边看船时,举目远望,方圆数里唯有看见县官特意准备好的

    那艘大船,只见这艘海船船身甚大,船高二层,很适合他们隐蔽。

    赵敏和张无忌、小昭三人换上水手装束,用油彩抹得脸上黄黄的,再粘上两

    撇鼠须,更无半点破绽。

    三人坐在船中,专等金花婆婆到来。这位赵敏小郡主料事如神,果然等到傍

    晚,一辆大车来到海滨,金花婆婆携着蛛儿和周芷若前来雇船。金花婆婆带同蛛

    儿、周芷若上船,便命扬帆向东。无边无际的茫茫大海之中,一叶孤舟,向着东

    南行驶。

    舟行两日,张无忌和赵敏在底舱的窗洞中向外瞧去,只见白天的日头、晚上

    的月亮,总是在左舷上升,显然座船是径向南行。如此看来,金花婆婆不是要去

    冰火岛,而是要去她的灵蛇岛。

    船上的生活无聊透顶,三人只能呆在船底舱,那里地方狭窄,空气又不好。

    张无忌到很想操俩女,但怕动静太大了,被船舱里的金花婆婆听见,只好作罢。

    这日,张无忌看到底舱中的废弃的船桨,突发奇想,便借来赵敏的倚天剑,

    独自一人坐在底舱的一角不知在捣鼓什么。

    过了大约半个多时辰,赵敏好奇张无忌究竟在干什么,便悄悄走过去一看究

    竟。

    这个时候,张无忌转过身来,一手拿着倚天剑,一手拿着一根粗长的木棒,

    下边的裤带是松开着的,他那根粗大的jī巴露在外边。

    赵敏惊讶地问道:“张无忌,你在干什么呢?”

    张无忌把手里的那根木棒递给赵敏,说道:“你看看就知道了!”

    赵敏接过那木棒,不禁扑哧一笑。原来张无忌竟然用倚天剑将那船桨雕刻成

    男人yáng具的形状,看上去十分逼真,而且又很眼熟,自然是他仿造他的大jī巴雕

    刻的。不仅长度和粗度相仿,而且连guī头上的马眼、系带、ròu棒上贲张的血管都

    一模一样。

    张无忌笑着说道:“敏敏,你喜欢吗?”

    赵敏脸色羞红地啐道:“你呀,怎么连这都想的出来!我可没想到你竟然还

    有这手艺,如果将来你不当教主了,专门靠雕刻这个为生,那一定会吸引很多女

    人来买的。”

    小昭也凑了过来,看到赵敏手里的木制yáng具,也害羞地笑了。

    张无忌对赵敏说道:“敏敏,这东西就送给你了,我知道你是个十足的淫妇

    ,一辈子都离不开男人的鸡吧,如果我今后不再你身边的话,你就用这个好了。

    可千万不要乱找男人,给我带绿帽子呀!”

    赵敏却故意满不在乎地说道:“谁稀罕你这东西呀!那里有我找的野汉子好

    呀!”

    张无忌便说道:“那你要是不喜欢的话,我就送给小昭好了!”

    赵敏听到张无忌要把这木制yáng具转送给小昭,连忙说道:“谁说我不喜欢了

    ,你已经送给我了,怎么能再转送给别人呢?”

    张无忌便接着说:“你既然喜欢的话,就用它插一插你的xiāo穴,让我看看你

    到底有多喜欢!”

    赵敏看到那根粗大性感的假yáng具,春心荡漾,xiāo穴也变得湿淋淋的,很想试

    一试被大木棒插穴的滋味,但毕竟张无忌和小昭都在身边。

    张无忌见她犹豫不定便说道:“你想要就自己插嘛!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用黄

    瓜插,你也不用担心小昭,她被泥鳅钻进xiāo穴中不是也被你看到了吗?你也让她

    看看你被异物插入,不就扯平了嘛!”

    赵敏这才羞答答地解开她的裤带,轻轻地脱下裤子,里边还剩下一件小亵裤。她忍不住用手抚摸自己的大腿,然后将手慢慢朝上,一只手伸到小亵裤外,在

    上边轻柔地抚弄着,另一只手则伸进衣服中去抚摸她的乳房。只见她微闭着双眼

    ,脸上流露出陶醉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淫荡。

    张无忌看到赵敏的小亵裤上已经湿了一大片了,隐约可见yīn户的轮廓,便主

    动上前帮她脱掉小亵裤,然后将她雕刻的木棒yáng具递给她,并说道:“看你都湿

    得一塌糊涂了,还不赶快插进去!”

    赵敏感到yīn户有一种奇妙感觉,那是一种骚痒欲渴的感觉,使她忍不住要扭

    动身体,轻声呻吟道:“哦——啊——”

    由于她的小亵裤被张无忌脱掉,那淫糜得yīn户便暴露在外,可以清楚地看到

    从肉缝流出光闪发亮的yín水。

    赵敏终于忍不住了,将手里的那根假yáng具探向自己的yīn户,将那木制guī头在

    yīn户口上不断摩擦,蘸了许多yín水,然后便轻轻地插入自己那湿淋淋的小làang穴中。

    那假yáng具是完全根据张无忌的jī巴的尺寸雕刻的,所以异常粗大,加上缺乏

    弹性和没有温度,插起xiāo穴来比张无忌的大jī巴插穴更是不容易,而且假yáng具是

    由赵敏自己控制,她怎么也狠不下心来深深插入。

    张无忌见赵敏迟迟不肯将假yáng具深入,便上前一手捂住赵敏的小嘴,另一手

    抓住她握假yáng具的小手,狠狠向里捅去。

    赵敏的喉咙中似乎要发出歇斯底里的叫声,但由于小嘴被张无忌的大手捂着

    ,所以叫不出声来,但是两行泪珠还是从眼角处流出,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张无忌在她耳边轻声安慰道:“你被那么多男人操过,应该明白女人都是先

    苦后乐,你现在不下点狠心,以后怎么能天天享乐呢?”

    赵敏的xiāo穴就被假yáng具这么插在里边,渐渐地也就适应了,她感受到xiāo穴肉

    璧包夹假yáng具的触感,便开始将那假yáng具在自己的小làang穴中进进出出地抽插着,

    只听到“噗滋——噗滋——”的声音在底舱里响着,她嘴巴一张一合着,不时地

    伸出舌头舔着嘴唇,不一会儿,便挺着屁股,浪浪地扭摆起来。这一幕只看得小

    昭目瞪口呆,张无忌则在一旁解释道:“你赵敏姐姐以前被坏人用了大量的淫药

    ,现在变得像个小浪妇似的,小sāo穴几天不被插就痒得难受。以前她常常找野汉

    子干,认识我后又拿大黄瓜插穴。我特意给她雕刻了一根假yáng具,就是让她在发

    情的时候有所慰籍,不要趁我不再的时候在外边乱找男人给我戴绿帽子!”赵敏

    的嘴里发出难以忍耐的喘息声,呼吸更加急促,yín水变的更多,发出噗吱噗吱的

    淫靡声。突然,她僵硬的身体开始痉挛,yīn户和胴体不断地颤抖,如蝉虫般的蠕

    动。假yáng具快被大量的浪水挤出来,xiāo穴中喷出的浪水洒的到处都是。

    这时候,底舱的门被轻叩着,张无忌赶紧让赵敏穿好衣服,便去开门。只见

    是一个水手下来禀报:“前面已见陆地,老婆子命我们驶近。”

    赵敏与张无忌从窗孔中望出去,只见数里外是个树木葱翠的大岛,岛上奇峰

    挺拔,耸立着好几座高山。座船吃饱了风,直驶而前。

    船停泊未定,猛听得山冈上传来一声大叫,中气充沛,极是威猛。这一来张

    无忌当真惊喜交集,这叫声熟悉之极,正是义父金毛狮王谢逊所发,看来他果然

    在这灵蛇岛上。

    张无忌向外一瞥,只见四个人正围攻义父。义父眼睛虽瞎,但以一敌四,仍

    然是显得游刃有余,看来义父的武功这些年又有长进。

    这时候,金花婆婆也上岸了,她对那四人说道:“你们丐帮怎么这样无礼,

    竟胆敢在我灵蛇岛上撒野!”

    只见远处还站着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也是穿着丐帮服色,背上竟也负着八

    只布袋,以他这等年纪,他对金花婆婆说道:“我是丐帮陈友谅,我们是为丐帮

    死去的弟兄讨公道,金花婆婆就不要插手了!”说完,便也上前围攻谢逊。

    这时候金花婆婆也出手了,合力将那五人打败,五人落荒而逃。

    谢逊左手一挥,说道:“多谢了!唉,金毛狮王虎落平阳,还要韩夫人出手!”

    金花婆婆道:“谢三哥,咱们都是自己人,你可别见怪呀!”

    谢逊这时便向金花婆婆打听张无忌的下落,但金花婆婆却说她一无所获。他

    不信便又问殷离,殷离看金花婆婆正恶狠狠地盯着她看,便也说没打听到。他便

    又问起当初听到的蝴蝶谷的事情。

    殷离道:“我说,当时我苦劝他来灵蛇岛,他非但不听,反而咬了我一口。

    我齿痕犹在,决非假话。我——我好生记挂他。”说完,便捂住她的胸口。

    这时候,底舱里的赵敏俯下身去,解开张无忌的裤带,将他的大jī巴拉了出

    来。

    张无忌以为赵敏又想要,便又气又笑地说道:“敏敏,这个时候你就别捣乱

    了!”

    可是没想到赵敏张开小嘴,将张无忌的jī巴含在嘴里,用牙齿在上边狠狠地

    咬了一口,要不是张无忌功力深厚,早就尖叫起来了。

    赵敏眼中满是笑意,脸上晕红流霞,丽色生春,轻声说道:“我也咬你一口

    ,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我!”

    张无忌忍住疼痛,看到谢逊跟着金花婆婆和殷离朝岛上的一处木屋走去。他

    连忙用布包好大ròu棒,对赵敏说道:“你咬我这一口,我改天再跟你算账,我们

    现在去岛上看看。”

    三个人悄悄地潜上岛去,只见谢逊和金花婆婆走进了那木屋,而殷离却被支

    走了。

    张无忌怕义父有什么不测,便让赵敏和小昭在一旁盯哨,自己独自前往小木

    屋外一探究竟。

    他透过木屋的缝隙朝里望去,只见义父和金花婆婆正坐在椅子上闲谈。

    金花婆婆说道:“三哥,你的屠龙刀可以借我用用吧!”

    谢逊摇摇头说道:“我让你找我那无忌孩儿,你却一点消息也没有,让我怎

    能信得过你!”

    金花婆婆叹了口气,说道:“难道你心里就只有你那无忌孩儿吗?”

    谢逊说道:“韩夫人,你也知道她父母都是为了我才死去的,我现在就一个

    心愿,找到他好好保护他,不让别人再欺负他了!”

    金花婆婆笑着说道:“三哥呀,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在光明顶的事情吗?如果

    我没记错的话,你当时是很喜欢我的!”

    谢逊叹气说道:“唉!这些陈年旧事还提它干吗?我当时已有了妻室,你的

    眼光很高,谁也看不上,后来就跟了韩先生,不过我对韩夫人你还是很敬重的!”

    金花婆婆突然站了起来,走到谢逊身旁,将身体靠了上去,说道:“那你现

    在都没有一点想法吗?”

    谢逊大吃一惊,忙问道:“韩夫人,你这是要干什么?”

    金花婆婆笑着说道:“他已经死去多年了,只要你肯把屠龙刀借给我,我今

    天就圆了你二十年前的梦,你说好吗?”

    张无忌看得莫名其妙,看样子义父和金花婆婆早就认识,似乎过去义父也很

    喜欢他,不过看她现在老态龙钟的样子,二十年前也不见得有多漂亮,义父怎么

    会痴迷与她?“

    金毛狮王谢逊喘着粗气,渐渐有些把持不住了,他已经十年没有操过穴了,

    现在坐在他怀里的又是他多年前的梦中情人,他一把抓住金花婆婆的肩头问道:

    “韩夫人,你说的是真的吗?”

    金花婆婆将头靠在谢逊的怀里,轻声说道:“别叫我韩夫人,叫我黛绮丝!”

    谢逊再也坐不住了,他站起来把金花婆婆拉进怀里抱着痛吻她的双唇。金花

    婆婆也主动伸出双手抱着谢逊的腰,闭上眼睛迎着他的吻。

    这场景在张无忌看来十分滑稽,义父都老大把年纪的人了,那金花婆婆看上

    去就是个丑陋的老太婆,义父的品位未免有些太低了吧!

    一吻过后,金花婆婆整个人软若无骨,扶都扶不住,整个人瘫在谢逊的怀里。

    谢逊将金花婆婆抱了起来,放到床上。他脱掉了她外边的衣服,又伸手去解

    她的上衣。

    张无忌这才发现,金花婆婆外边穿着的是灰色的旧衣裳,而里边却穿着与她

    年龄不相仿的花色衣裙。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没想到这个老太婆里边的衣裙竟然

    穿得跟个年轻少妇一般。

    金花婆婆像醉酒似的瘫在床上,任由谢逊一件件除去她里边的衣裙,两眼水

    汪汪的半闭,看上去炯炯有神,根本不像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女人。

    谢逊虽眼睛瞎了看不见,但他凭着自己的双手和对女人身体的熟悉,很快地

    便将金花婆婆的肚兜解开,扔到一边。

    张无忌这才惊奇地发现,那金花婆婆的身体竟然是如此的光滑柔嫩,肌肤白

    皙如雪,一丝皱纹都看不见,这与她苍白的爬满皱纹的脸丝毫不相配。他突然发

    现金花婆婆的脖子一圈有着明显的痕迹,脸上的那一层像是什么东西贴上去的。

    他心中暗想:莫非这金花婆婆使用的是易容术?她到底是谁?干嘛要隐瞒她的身

    份?谢逊此时已经将双手伸到金花婆婆的胸部,抚摸她的一对乳房。只见金花婆

    婆的乳房十分丰满娇嫩,顶端的rǔ头犹如两粒花生米似的,看上去丝毫不像老女

    人的干瘪的乳房。

    金花婆婆的乳房在谢逊双手的揉捏下变换出各种形状,看上去很有弹性似的

    ,令张无忌也忍不住垂涎三尺。

    张无忌见过许多女人的胸部,但唯独金花婆婆的乳房却最为特别,且不说她

    的乳房异常的丰满硕大,更是充满成熟女人的诱惑力,看上去十分的圆挺,就连

    谢逊的大手也根本无法一手掌握。

    谢逊一边抚摸着金花婆婆的乳房,一边激动地说道:“黛绮丝,这么多年了

    ,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就是能能和你上床,揉捏一番你的诱人的双乳,想不到今天

    终于梦想成真了,当年你的一对傲人的双峰不知迷倒了教里多少的兄弟呀!我今

    天虽然看不见了,但光是摸一摸,我谢某人就已经心满意足了!”金花婆婆一边

    娇喘着,一边轻吟道:“三哥,你要是喜欢的话,就亲一亲吧!”

    谢逊于是便一手握着她的一个乳房,将头埋在金花婆婆的另一侧的乳房上,

    伸出舌头便舔上边的那粒rǔ头,他还不时地用牙齿轻咬着她的rǔ头,听见她发出

    一声声的娇吟声。他将嘴里的唾液用舌头舔再她的乳房上,把她的乳房弄得湿淋

    淋地,接着又吻她另一侧,手则轻轻搓揉被天国的那一侧乳房。金花婆婆只感到

    rǔ头愈来愈硬,由於有唾液的润滑,乳房变得很敏感,当谢逊那金黄色的胡须蹭

    在她的雪白娇嫩的乳房上,更令她感到一阵刺痛。

    谢逊一边抚弄金花婆婆的乳房,一边伸手去解开金花婆婆身上仅剩下的底裤

    ,很快便将她扒得一丝不挂。

    这下张无忌异常惊叹了,如果单看金花婆婆的胴体的话,绝对以为她只是一

    个三十出头的美少妇,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她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太婆。他感到异

    常的困惑和不解。更为惊奇的是,那金花婆婆下体的阴毛竟然跟小昭的一样,也

    是金黄色的,只不过显得更为茂密。

    谢逊的手伸到了金花婆婆的yīn户处,一边抚摸着,一边说道:“黛绮丝,韩

    先生不在了,你这些年一定很寂寞吧?你看你这里都湿了呀!是不是很想被我的

    大jī巴插呀?”

    金花婆婆娇吟声不断,她断断续续地说道:“啊——哦——你不要——提他

    ——啊——你要插就——插吧——”

    谢逊见金花婆婆不让他提韩先生,他越加故意地说道:“韩先生不在了,就

    让我替韩先生用大jī巴好好慰劳慰劳你!”

    说完,他便将自己的衣服系数脱掉,胯下的大jī巴早已挺立起来,直直地对

    着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看到谢逊的大ròu棒,不禁惊叹道:“怎么会这么大呀?这怎么行呀?”

    谢逊听到金花婆婆说他的东西大,心中很是得意,便问道:“黛绮丝,我的

    jī巴是不是比韩先生的大呀?”

    金花婆婆笑着说道:“大是大,可就不知道是不是管用?”

    谢逊便说道:“那一会就让你试一试!”

    说完,他将一只手伸入金花婆婆的两腿间,发现她的xiāo穴已经湿透,当他手

    指碰触她的xiāo穴时,她身体猛然颤动,发出大声呻吟:“嗯——嗯——啊——啊

    ——”

    张无忌看到谢逊将金花婆婆的yīn户翻开,只见她的xiāo穴异常的美丽,阴毛柔

    软细长,透过yīn唇那小小缝隙,可以隐约看到里边的嫩肉鲜红可口,上边沾满了

    许多yín水,看上去闪亮发光。

    谢逊一俯身,伸出舌头在金花婆婆的yīn户上舔了起来。

    金花婆婆舒服得哼哼唧唧的道:“哎哟——好痒呀,你的舌头舔得我好痒—

    —痒死我了——啊——我下边都湿透了——不要再舔了——”

    谢逊一边舔着一边说道:“黛绮丝,你的yín水的味道可真浓呀,一股子骚味

    ,真是回味无穷呀!”

    金花婆婆浪叫道:“三哥呀,别舔了——人家的sāo穴都痒得不行了——你快

    用你的大jī巴插进来——让我爽一爽再说——我都十年没爽过了——”

    谢逊惊讶地问道:“黛绮丝,你这些年都没找男人干过吗?不愧是圣女呀!

    不过你也不能苦了自己,再过几年你就不年轻了,不及时行乐,青春就这么虚度

    了呀!”

    金花婆婆笑道:“今天也就是三哥你,要是换作别人,我可是坚决不肯的呀!”

    谢逊听到这话十分高兴,站起身来,掰开金花婆婆的两条大腿,向两侧一推

    ,金花婆婆的yīn户便张得大开。他将自己的guī头顶在她的xiāo穴口,喘着粗气说道

    :“黛绮丝,我要插进去了!”

    金花婆婆闭上双眼,轻声说道:“三哥,你快点把大jī巴插进来吧,我的小

    穴痒得不行了!”

    谢逊便把个粗大的ròu棒顶在金花婆婆的xiāo穴口上,来回地摩擦着,使得jī巴

    蘸上更多的yín水。突然,只听“噗嗤——”一声,大ròu棒便插进了她水汪汪的小

    穴中。

    金花婆婆张大了嘴,满足地呻吟着,xiāo穴中传来已经多年不曾有的充实感。

    谢逊有狠狠地向前顶了顶,将大ròu棒齐根插入,他感到自己似乎顶到了她的

    花房。

    金花婆婆多年没被男人插过,xiāo穴里异常地紧绷,但弹性也十分好,谢逊的

    大ròu棒被紧紧地裹着,还不时地感到xiāo穴礼物规律地收缩着。

    谢逊前后晃动着腰部,把大jī巴在金花婆婆的xiāo穴里来回抽插起来。

    金花婆婆被谢逊的大jī巴顶的一耸一耸的,失声呻吟道:“三哥,你的jī巴

    好粗大呀——轻一些——xiāo穴都快被你插爆了——”

    谢逊也狠狠地抽插着,嘴里说道:“别怕,你的xiāo穴骚水这么多,又湿又滑

    ,把我的jī巴夹的一紧一松的,可真是个好穴呀!”

    金花婆婆被插得全身一阵酥麻,不一会儿,便觉得浑身无力,肌肤滚烫,小

    穴中感到一阵失控,大量的浪水便犹如泄洪般喷涌而出,被大jī巴带了出来,弄

    得穿上湿漉漉的。

    谢逊见金花婆婆泄身了,很是得意地说道:“黛绮丝,你爽不爽呀?”

    金花婆婆突然泄了身,高氵朝迭起,感到一阵虚脱,这种感觉已经逝去多年,

    而这一次比以前更为强烈,更重要的是谢逊还没有停下来,大jī巴依然在她的小

    穴中肆意抽插。她虚弱地说道:“三哥——你真厉害呀!弄得小妹我爽翻了——”

    谢逊说道:“还有更爽的呢!你趴在场床上,撅起屁股来,让我从后边插你

    xiāo穴!”

    说完,他便把金花婆婆翻了个身,再次分开她的双腿,把大jī巴重新插进她

    的xiāo穴中。他用手抓住她丰满圆润的屁股,不断地前后摆弄,他在后边并没有动

    ,而是通过她的屁股扭动使得xiāo穴不断地套弄ròu棒。

    由于是采用后背位,大ròu棒插得更深了些,不时地撞击到了她的花心,令她

    发出一阵阵勾魂的浪叫。

    金花婆婆一边呻吟一边把屁股也往后顶,就听谢逊的下腹和她的屁股相撞,

    噼噼啪啪作响。

    谢逊虽然看不见,但可以听到金花婆婆的浪语淫叫,可以想象胯下的这个女

    人的淫媚的骚样。于是,他便猛地加快抽插速度,ròu棒在xiāo穴中的翻滚越来越强

    烈,连床榻都被弄的“咯蹭——咯蹭——”直响。

    金花婆婆那赤裸的胴体疯狂地扭动着,雪白的屁股不停地向后挺动着,嘴里

    的浪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啊——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我又到了—

    —爽翻了——”

    谢逊觉得金花婆婆的xiāo穴里一阵强烈地收缩,接着就觉得她的花房一紧,滚

    烫的浪水浇得guī头一热,里边异常地湿滑了,便加快了抽插速度,搂着她的屁股

    ,使劲地往后拉。

    终于,粗大的ròu棒在金花婆婆的xiāo穴里喷射出了一股一股的jīng液。而金花婆

    婆早已泄的一塌糊涂,又一次在谢逊的jī巴强有力的抽送下达到了高氵朝。

    谢逊也累得趴在金花婆婆的身上,抚摸着她被yín水浸湿的流精xiāo穴,心满意

    足地说道:“哎呀!想不到我年过半百,竟然能干得武林第一美人,真是此生无

    憾呀!”

    张无忌见两人干完了,觉得自己白为义父操心一场,原来他和那金花婆婆早

    就认识,看起来关系还不错。不过他仍然满是疑虑:那个金花婆婆的胴体怎么看

    上去那么年轻?义父怎么老叫她黛绮丝?而她怎么叫义父三哥?义父怎么说她是

    武林第一美人?还有她的阴毛怎么也是金黄色的?她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